您的位置:主页 > 国际军情 > 国际军事 > 20名已故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

20名已故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

亲,您如果觉得20名已故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20名已故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jsrlzy.com/xinwenpindao11/393.html,以便下次阅读!


“台湾老兵”马鑫定的骨灰从台湾寄到江北慈城,归葬故里。左图抱着骨灰盒的是马鑫定的两位兄弟。资料图片均由邹维源先生提供src=

“台湾老兵”马鑫定的骨灰从台湾寄到江北慈城,归葬故里。左图抱着骨灰盒的是马鑫定的两位兄弟。资料图片均由邹维源先生提供

邹维源src=

邹维源

邹维源老人整理的“老兵”资料。

邹维源老人整理的“老兵”资料。

原标题:20名已故甬籍“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上个世纪40年代末,随着国民党反动政权的瓦解,数十万残兵败将仓促间飘洋过海逃至台湾。这些人在随后的数十年里承受着骨肉离散的煎熬,有的人甚至孤老终生。

如今,漫长的60多年过去了,两岸关系早已渐渐冰雪消融,但是,那一段乡愁,伴随了那一代人的成长、终老,乃至饮恨九泉。

这些年来,为了帮助那些“台湾老兵”叶落归根,今年已77岁高龄的宁波市台办原联络处处长邹维源先生,四处奔波,千方百计寻找他们在大陆的亲人。

近日,他向商报提供了20名已故甬籍“台湾老兵”寻亲的信息,希望能帮助这些“亡灵”早日归葬故土。

20名已故“台湾老兵”宁波寻亲

邹维源先生,曾任宁波市台办联络处处长,今年77岁。

从1983年起,他一直致力于两岸交流工作。从2002年起,他更是全心全意帮助甬籍“台湾老兵”寻亲。这些年来,他帮助了130多名甬籍“台湾老兵”寻亲,为其中的60多名找到了亲人,最终有10多人的骨灰回归故乡,其遗产由亲人继承。

这次,邹维源先生受台湾昌鸿国际有限公司两岸法律事务咨询服务团队的委托,为20名已亡故的“台湾老兵”寻亲。

根据台湾方面披露的信息:这20名“老兵”中,有4名籍贯为奉化,有8名籍贯为鄞县(今鄞州),1人籍贯为宁波,4人籍贯为余姚,3人籍贯为宁海。

据邹维源介绍,这是他10多年来,受台湾方面委托,要求为“台湾老兵”寻亲中人数最多的一次。

按照目前已有的资料,这20名甬籍“台湾老兵”中,大多数在1948年至1949年前后去的台湾,当时年龄大多数在二三十岁。而他们去世时都已到八九十岁高龄了。他们生前最大的愿望,也几乎是唯一的遗愿就是:叶落归根,魂归故土。

孤悬海岛飘零大半生

光阴荏苒,现在已无法了解到这20名已故甬籍“台湾老兵”离开大陆时的场景。

但据部分“老兵”生前的口述或其他历史资料的记载,当时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这些“老兵”中多数人是“身不由己”,在仓促间接到命令飘洋过海的,容不得自己做去或留的选择。

他们到了台湾后,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始终没有娶妻生子。

1952年,台湾当局实施“精兵政策”,为所谓的“反攻大陆”做准备,规定青壮士兵无论当年在大陆是志愿或被迫从军,都被晋升为“士官”,服务年限也相应延长,士兵须年满40岁、士官年满50岁、士官长则要年满58岁才能退役。

国民党当局还制定了所谓“戡乱时期陆海空军军人婚姻条例”和“军人户口查记办法”,规定只有年满28岁的军官或技术士官才可以结婚,且以“军人身份补给证”作为军人唯一的身份认证和管理依据。而现役军人除非在军营以外的地方拥有家庭,才能申请身份证。因此,不少低军阶的普通士兵不能结婚,没有身份证。

这类限制使得那些“老兵”,直到退役后仍无法融入台湾社会,乃至孤老终生。这20名已故甬籍“台湾老兵”在台湾都终生未娶,没有亲人。

记者此前曾见过一名落实政策后回到奉化市岳林街道生活的“台湾老兵”。他被国民党军队“抓壮丁”时,刚与妻子新婚不久。到台湾后他一直未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几经周折回到老家,而此时,妻子已经改嫁。他虽然满怀遗憾,但是并不怨恨妻子。他说:“这都是那个时代造成的,我只能认命。能活着回家,已是很好了。”后来,他在老家亲人的照顾下安度晚年。

20名老兵的基本身份信息:

李英聚奉化人,1929年7月生,2011年去世。

宋时成奉化人,1919年5月生,2012年去世。

蒋纪南奉化人,1923年生,2012年去世。

李根德奉化人,1925年生,2013年去世。

杨胜安鄞州人,1922年5月出生,2011年1月去世。

杨松寿鄞州人,1918年6月出生,2010年2月去世。

郎富根鄞州人,1923年1月出生,2011年9月去世。

张福生鄞州人,1922年12月出生,2011年4月去世。

喻文庭鄞州人,1924年8月出生,2012年6月去世。

柴佑生鄞州人,1929年10月出生,2012年4月去世。

林洪年鄞州人,1926年10月出生,2011年4月去世。

徐才甫鄞州人,1923年3月出生,2011年6月去世。

林日初余姚人,1915年7月出生,2009年去世。

郭振中余姚人,1926年出生,2011年去世。

毛叔鲁余姚人,1927年出生,2012年去世。

王军余姚人,1924年出生,2009年去世。

李忠宁波人,1929年11月出生,2010年4月去世。

孔庆玉宁海人,1924年10月出生,2010年6月去世。

石守般宁海人,1926年8月出生,2010年7月去世。

杨剑辉宁海人,1917年3月出生,2012年2月去世。

“台湾老兵”

艰难寻亲路

“雁阵儿飞来飞去,白云里;经过那万里,可曾看仔细?雁儿呀,我想问你:我的母亲可有消息?

“秋风呀,吹得枫叶乱飘荡,嘘寒呀问暖,缺少那亲娘。母亲呀,我要问你:天涯茫茫,你在何方……”

这首由台湾知名歌手姚苏蓉演唱的《母亲你在何方》,和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一首《乡愁》,唱出了“台湾老兵”们无尽的乡思之苦。

台湾老兵寻亲之路曲折坎坷。早些年,台湾当局长期严守“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以严刑峻法禁止退伍军人返回大陆,直到1987年,这种情况才有了改变。

1987年5月,母亲节当天,一大批“台湾老兵”哭着唱着这首《母亲你在何方》,要求当局开放大陆探亲。这一事件最终促使台湾当局加快开放大陆探亲的政策。

1987年10月,台湾当局宣布“荣民弟兄”可以返回大陆探亲,结束了两岸近40年不相往来的历史。

同年12月,第一批台湾老兵踏上了返乡寻亲路。此后,30多年间,一批又一批“台湾老兵”,踏上了返乡寻亲之路。其中一些老兵如愿以偿地回到家乡定居,实现了叶落归根的夙愿。

但是,还有许多“老兵”,始终无法与家乡的亲人取得联系。像这20名甬籍“老兵”,60多年来,对家乡亲人的深深思念,始终啃啮着他们的心灵。他们在生前曾试图委托已回大陆的老兵,帮忙打听家乡亲人的消息;也曾按记忆中家乡的地址写信寻亲,但是始终没有得到家乡亲人的消息。已是风烛残年的他们,甚至还等不到幸运之神的眷顾,就抱憾去世了。

据邹维源分析,这几十年来,大陆行政区域划分发生很多变化,宁波各地镇乡也几经拆并,有的村庄甚至连村名都更改了,台湾老兵记忆中的地址,已成为历史。此外,不少老兵的家乡亲人因种种原因,可能早已举家搬迁、离开了原来居住的村庄。

帮“老兵”寻根

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情怀

邹维源,作为宁波市台办的一位退休干部,是什么让他与那些“台湾老兵”结缘?他为那些老兵寻亲做了些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日前,记者对邹维源先生作了访谈。

记者:“台湾老兵”都是很年轻的时候离开家乡的,您觉得家乡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为什么希望骨灰能归葬故里?

邹维源:“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于右任的这首《望大陆》诗,写的是对故乡的永志不忘的情。每次我读这首诗时,都会感慨万千。

许多“台湾老兵”在台湾没有子女,也没有机会去孝敬家乡的父母。几十年来饱受思乡的煎熬,让人心酸,而且我们中国人都有儒家思想,他们始终觉得对父母亲人有愧疚。因此,希望自己的骨灰能够回家,陪在父母身边,也算是尽孝吧。

记者:当初,您是怎样与台湾昌鸿国际有限公司两岸法律事务咨询服务团队取得联系的?他们为什么会选择您?

邹维源:我在台办工作期间,1990年前后,开始分管“台湾老兵”骨灰认领和遗产继承的事。退休后,2002年,一位律师找到我,让我与台湾昌鸿国际有限公司两岸法律事务咨询服务团队合作,帮助甬籍“台湾老兵”寻亲。就这样,我一直在坚持做这一工作。

我每次看到台湾方面发来的寻亲信息时,想到这些人生前饱受思乡的煎熬,我都会替他们难过。我认为通过自己的付出,如果能帮助实现他们的叶落归根的遗愿,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记者:为什么说帮老兵寻亲的脚步越来越急促?

邹维源:浅浅的海峡,让多少人伤心落泪。从最近一年的寻亲情况看,随着时间流逝,“台湾老兵”在大陆的兄弟姐妹,都已步入高龄,许多人已经作古。虽然最终找到了老兵的亲人,但往往已不是老兵的直系亲属,无法实现老兵的遗愿。

另外,因为台湾方面还有财产继承上的去世三年内的时间限制,因此,根据寻亲信息中“台湾老兵”的去世时间来看,有一些人寻亲的有效时间,已非常紧迫。以前,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好不容易帮一名老兵找到了亲人,但是已超过了有效期。

记者:近10年里,通过您和大家的努力,至今已帮助60多名“台湾老兵”找到家乡亲人,其中10多人最终骨灰被接回宁波,实现了他们叶落归根的遗愿。在这一过程中,哪一件事让你印象最深刻?

邹维源:2009年6月,通过我们的努力,“台湾老兵”张学培的骨灰,由台湾昌鸿国际有限公司两岸法律事务咨询服务团队的律师送到宁波,交给张学培的弟弟张学明。

这名“台湾老兵”寻亲过程很曲折,他们一家解放前住在温岭,解放后全家迁到了宁波。他是通过温岭老家的亲眷,才打听到举家搬迁的消息。像这种举家搬迁的情况,会导致寻亲更加困难。因此,张学培还是算运气好的。

这些年来,我帮助的“台湾老兵”主要是籍贯在宁波市范围内的,但是也有外地省市的,如舟山、上海、南京、北京、新疆等地的。

记者:以前我听说过山东籍的“台湾老兵”高秉涵的故事,他在退休后的二三十年里,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帮助那些“台湾老兵”,把他们的骨灰盒,一个个背回山东家乡。

邹维源:高秉涵的一生,凝聚了所有“台湾老兵”经历的坎坷和艰辛,同时也见证了海峡两岸从隔绝到沟通的一段特殊历史。我觉得,他做的事很有意义。我虽然年龄也大了,但是现在身体还可以,还有能力做这事。因此,今后我还会尽我的能力,继续做下去的。

记者毛信意

通讯员胡亚佩

●记者手记

宁波各地当年究竟有多少人去了台湾,有多少人成为“台湾老兵”,至今记者没有查到确切的数字。记者在奉化市台办采访时了解到,根据奉化市台办的调查,1949年,跟随国民党军队去台湾的奉化人,共有987人。尽管这些赴台的奉化人中,有不少是国民党中、高级长官,但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不得不忍受乡愁的煎熬,更不用说生活的社会低层的普通士兵。

从1987年至今,奉化籍的“台湾老兵”中,有10人左右,最终回到亲人身边定居,并在家乡过世,实现了叶落归根的心愿。另有一个名叫董春祺的人,两岸关系解冻后,他回奉化老家,做了多项投资,参与家乡的经济建议。后来,在台湾去世后,按照他的遗愿,亲人们把他的骨灰,带回奉化老家安葬。

逝去的宁波赴台老兵,不只是一个个远去的背影,他们融入了无数个家庭亲人分离的心酸故事。因此,无论是作为一个群体还是一段记忆,他们都将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祝愿如今健在的“台湾老兵”,都能健康长寿,早日获得家乡亲人的确切消息,从而让身后事也能如愿以偿,不再抱憾终生。

寻亲之旅

刻不容缓

这次帮助寻亲的20名“台湾老兵”,一直生活在台湾社会的底层,他们的晚年都是在“荣民之家”(养老院)中度过。他们在台湾均有遗产、退伍金,但在台湾没有直系亲属。他们的遗愿是希望骨灰被家乡亲人领回,并安葬在家乡,能与父母亲人地下长相伴。

目前,他们的骨灰暂由当地政府代管存放。

按照台湾地方的法律规定,这些人在从去世之日算起,3年内如果没有亲人提出遗产继承申请,其遗产将被政府收回。

据邹维源介绍,认亲过程中,首先大陆的亲人要到当地公证部门公证亲属关系,由公证机关将公证材料寄往省公证协会,再由省公证协会寄给海基会。同时,台属还要委托公证机关,由他们将这些材料转交给台湾律师。这两份材料必须一致。然后,再向台湾当地的法院提出申请。

在提供给台湾方面的资料中,要有能证明认亲者与“台湾老兵”关系的资料,比如家谱、合影、信件、祖坟的墓碑照片等。法院认可后,才能处理去世老兵的骨灰和遗产,一般情况下,这个过程要在老兵去世之日算起,3周年内办理完结。退伍金继承办理时间为5年。

邹维源提醒,“台湾老兵”去世后,财产立即被当地政府封存了。一旦有他们在宁波的亲人明确可取得继承权,一定要抓紧时间办理相关手续,虽然隔着一条浅浅的海峡,在平时只要花几天便能办妥的手续,在认亲阶段可能要花上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根据这些已故老兵的去世时间来看,一些人寻亲的有效时间已非常紧迫。以前,他也遇到过好不容易帮已故老兵找到了亲人,但是已超过了有效期。

读者朋友,如果您是知情者,您有“台湾老兵”的亲人信息,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本报联系新闻热线电话,87270000;邹维源先生的联系电话:13056998127或87394643。



本文原标题20名已故台湾老兵:生前唯一遗愿是叶落归根,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jsrlzy.com/xinwenpindao11/393.html,以便下次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