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华北军事 > 即时新闻 > 第二卷 苍澜纵横 第309章 干死你

第二卷 苍澜纵横 第309章 干死你

亲,您如果觉得第二卷 苍澜纵横 第309章 干死你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第二卷 苍澜纵横 第309章 干死你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Second rolls of Cang LAN, vertical and horizontal, 309th chapters dry you
含烟的俏脸出现一抹庞杂(complicated)的浅笑,她轻声道:“切实其实(really),我们还真小视了你。干死你,”

龙一享用着含烟下体的吸吮,心坎(inward)却不由自立(act on one's own)地闪过一丝杀机,他现在已经意想到了他没有中咒这件事情被含烟晓得了其实他犯下的一个大错。龙战等人的误以为掌握(control)了他,就会在设计(design)结构(overall arrangement)的时候将此斟酌(think over)出来,可以想象到龙战肯定会将此当作重要(important)筹马,到时他将计就计,定会让龙战阴沟里翻船,但这件事情若现在被龙战得知,他便有时间从新(again)结构(overall arrangement),进而想别的凶险的办法,这对他来说非常不利。

“你想杀了我?”含烟也是鉴貌辨色(examine a man's language and observe his countenance)的熟手在行(old hand),可以感受到龙一泄漏(let out)出来的一线杀机。

“切实其实(really)有这个idea。”龙一残暴(cruel)起来长短(无论如何)常可怕的,对于仇敌(enemy)他绝不会手软,就算是女人也不会破例。

含烟双腿夹住龙一的腰,晓得龙一是说到必然会做到,她都感觉(sense perception)有些荒诞(absurd),这个嘴里说要杀她的汉子( man)却在与她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嗯……如果我力保(guarantee)不将你没中咒的事情说出去,你能放过我吗?”含烟嗟叹一声,逐渐(gradually)感觉(sense perception)到了龙一的冲刺带来了些许快感。

“你的力保(guarantee)我不信任(believe),我只晓得此事如果传出,我西门家族会所以(therefore)支付(pay)相当大的价值(price)。”龙一毫不犹豫地谢绝(refuse)。干死你,

“那就没办法了,你要杀就杀吧,不过我能有个请求吗?”含烟轻叹一口气,嘴角却显现(appear before one's eyes)出一丝如有(If there is)似无的浅笑。

“什么请求?”龙一挑了挑眉。

含烟伸出玉臂。牢牢抱住龙一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道:“在我死之前让我…其让我快活(happy)一下吧。”

呃,…龙一怔了一下,忽然(sudden)发觉(find)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同凡响(out of the ordinary),她若不是有所持那就一定(be bound to)神经不太正常。不过龙一更倾向于前者,这个不简单的女人应该有所倚仗地。

“连这个请求你都不准许(promise)吗?还是你基本(root)不行。”含烟媚笑着刺激龙一。干死你,

“别激我了,虽然你是第一次,但你骨子里还是一个荡妇,你享用就是。”龙一嘿嘿笑道。

龙一开始用上了十八般武艺,无所不用其及,撩拨着含烟满身的敏感之地,冲刺更是时而温顺(gentle)如春风,时而剧烈(intense)(fierce)如暴雨,这女人还真是普通汉子( man)消受不起的。那**一环扣一环,时而松时而紧,龙一用上内力才堪堪顶住。要不可能已经精尽人亡了。

啪啪的淫糜撞击变得剧烈(intense)起来,含烟已开始微微抽搐,满身乌黑地肌肤变为(become)粉红色,其上的点点晶莹的汗珠让她变得性感妖娆,荡民气志。

默然。一声响亮(resonant)悠久(long)的高吭从含烟的红唇中吐出,她如八爪鱼普通牢牢缠着龙一,满身都战栗不止。肌肉绷得死紧,她觉得(feel)魂魄(soul)似从体内飘出,在云端荡啊荡,连神智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而全部(whole)房间内竟开始飘着一种奇异的香味,浓郁却不刺鼻,旷达却又不乏缱绻( lingering)。

很久,含烟的身材(body)才渐渐放松,三魂六魄开始归位,她悠然呼出一口香气。干死你,展开(Open)迷蒙的双眸望着龙一道:“这种感觉(sense perception)真美妙,现在死也无憾了,你着手(start work)吧。”

龙一怔了怔,心坎(inward)忽然(sudden)出现了一丝裂痕(rent),这个与他方才(just)停止(finish)鱼水之欢,共赴那海潮(tide)的顶端,可现在却要亲手停止(finish)她的生命(life ),他有些恍忽,自己真能够吗?

龙一地大手伸向了含烟的脖子,当初就是这样,他停止(finish)了暗害(plot against)他的狐族母女地生命(life ),可那次的情况(circumstances)与明天可大不一样。

渐渐收紧大手,龙一感觉(sense perception)到含烟的纤细的脖子变得生硬,只要他一用力,这俏丽(beautiful)的脖子便会变得破碎摧毁(smash),这狐媚(confuse by attractive appearance )地笑颜(smiling expression)就要从这人间消逝(disappear)。

杀?不杀?龙一这才发觉(find)他并非自己想像中那么残暴(cruel),杀一个方才(just)与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实在太艰苦(difficult),何况(moreover)这进程(名process)还是那么的妙趣横生,只是想一想她将会把自己没有中咒地事情说出去,他的心肠便一下硬了起来。

桀桀桀,意识海中响起几声阴侧侧的笑声,一个黑影在其中渐渐成形。

“刚子,劝你还是别下杀手,虽然说你不一定杀得了她。”黑影用不寒而栗的声音说道。

“为什么?干死你,”龙一在心坎(inward)问道。

“这个女人对你有大用,她也肯定不会将事情透露出去的,我就说这么多了,好困啊,睡觉去。”黑影一说完便消逝(disappear)得无影无踪了。

“喂,喂,老鬼,兄弟,你把话说清晰(clear)啊。”龙一在心坎(inward)狂呼,但是那黑影却一点声气(sound)都没有。

“爷爷的,搞什么鬼,居心( cherish certain intentions)吊人胃口是吗?”龙一嘀咕着,犹豫了一下将掐在含烟脖子上的大手松开。

含烟困惑(feel uncertain)地看着龙一,她方才(just)都感觉(sense perception)到他身上浓厚(dense)的杀机,怎么忽然(sudden)又将她放了,难道真的被自己迷住了吗?含烟心坎(inward)不无自得地想道。

“不杀你了,骚蹄子,临时信你不会将事情透露出去。”龙一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他信的是体内的黑影而不是含烟。干死你,

“你可要想清晰(clear),我与你之间可是敌对阵营啊。”含烟笑道。

“说不杀就不杀,你哪来这么多空话。”龙一没好气道,忽然(sudden)发觉(find)自己的小兄弟还留在含烟的体内,这一发觉(find)让疲软的小兄弟又开始变得炽热坚固。

“嘻嘻,其实你想杀我也杀不了,信不?除非…含烟感受到体内的炽热,媚笑道。

“除非什么?”龙一见得含烟自信的脸色(expression),开始有点信任(believe)黑影所说的话了,这个女人并非那么简单能被他杀的。

含烟双臂搂着龙一的脖子,红唇轻张舔舐着他的耳垂,朝着他的耳孔里吹了一口气,酥糯道:“除非……你干死我。”

龙一呼吸瞬间(Instant)短促,这个荡妇,真是比千年狐狸精还会狐媚(confuse by attractive appearance )人,他咬牙道:“那我明天就干死你。”

(全本小说网 )

本文原标题第二卷 苍澜纵横 第309章 干死你,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jsrlzy.com/news/67219.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txt 夜色下的上海滩 夜色中的上海滩
下一篇:夜色下的上海滩
相关新闻